您的位置 : 輕葉小說網 > 資訊 > 言情小說 > 段思婉冷夜黎小說

段思婉冷夜黎小說

時間:2020-06-15 17:26:22來源:輕葉小說網

段思婉冷夜黎免費章節在哪看?段思婉和冷夜黎是小說《重生之幻界傳奇》中的男女主角,這是作者“明汐子”原創的一部虐心大作,主要講述的是男女主角段思婉、冷夜黎兩人非常曲折的愛恨糾纏故事,喜歡的可以來了解下!

推薦指數:10分

在線閱讀地址

段思婉冷夜黎小說

冷夜黎的眸子微微垂了垂,平靜的好像根本不是一個剛滿十八的少年,聲音卻干凈而低沉。

他只是看著段思婉,語氣平靜,內容卻是段思婉意料之外的。

冷夜黎:“嗯,見過?!?

段思婉一下子又愣了,不過很快也反應了過來——冷夜黎指的,應該是剛才在路上見的那一面吧?

她松了一口氣,幸好還有這么一茬。

黃笙芝在旁邊無聲的點了點頭,這才算是默許了段思婉之前的那番話。

冷文庚聽到冷夜黎這話,先是皺了皺眉頭,然后便也哈哈一笑:“好,見過就好,見過就省事多了?!?

段思婉抬頭,卻是一下對上了冷夜黎的視線,

少年的眸子很清澈,眼角微微上揚,似乎帶著幾分漠視。不得不說冷夜黎實在長的端正無比,段若兒有些移不開眼,之前感覺到的那種牽連更加明顯。

天上太陽撒下一片光輝,花草似乎收到了什么召喚,愈開愈盛。

……

“小姐,你知道你今天很奇怪嗎?”

翠兒正幫段思婉梳理著頭發,木梳在黑色的發絲上一下一下的舞弄著。這時天色已經暗下,鬧騰了一天的段思婉也終于回到自己熟悉的屋舍,準備收拾。

段思婉卻是挑挑眉毛:“有嗎?”

翠兒咬了咬唇,銅鏡中的人生了一張及其好看的臉,桃花眼,柳葉眉,小巧而不失挺拔的鼻子,還有一個如點朱砂的唇。

加上那歡脫的性格,絕對是她家小姐不錯。但……

翠兒將梳子放在臺子上:“小姐,你今天為何要騙夫人你見過冷公子啊?!?

段思婉釋然,不論什么,果然還是逃不過翠兒的眼。

不過想來也不奇怪,她和翠兒一起長大,情同手足,無話不說。但唯獨重生這件事,她不想與翠兒說實話。

只因這件事情太過離奇,也太過復雜,還是不適宜告訴她的好。

段思婉抬手順著自己的頭發:“我哪有騙人,那冷夜黎不是也說了嗎,我們倆見過一面呢?!?

翠兒眉頭依舊微微簇著:她可是天天跟小姐待在一起,這事……她怎么會不知道呢?

可是小姐和冷公子卻又都這么說……

段思婉見翠兒這副模樣,干脆直接敲了敲她腦袋。

“別瞎想了,我何時騙過你啊?!?

翠兒笑笑,眼角不知為何閃出一絲淚光。要說翠兒這丫頭遇到段若兒前不知受了什么委屈,一直膽小的很,遇事了就是個哭包。

“是啊,小姐從沒騙過我。我也是相信小姐的?!?

小姐的性格她又怎會不知?她絕對不是會在感情方面委屈求全的人。

晚些時候,等翠兒走了,段思婉才將白日里自己發現的那個來路不明的玉佩拿了出來。

玉佩只是一塊純玉,用一根紅繩串了起來,似乎是放的有些久了,繩子顯得有些陳舊,末尾處還能看見線頭。

段思婉不知道這是什么,也不知道為什么出現在自己的手里。但手中握著它,也不知是自己有意還是無意,腦中總是閃現著死去時的片段。

又好像……是死去后。

“小姐,小姐?”翠兒輕輕移著段思婉的肩膀。

段思婉微微瞇開眼,自己竟然是撐著腦袋,在桌上睡著了。

“小姐,你要是乏了,就睡吧?!?

翠兒注意到她額頭上的細漢,特意拿了手帕擦了擦。

“嗯……”

段思婉扶著額頭走到了床邊,剛才那一剎,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夢。

夢到一個人抱著自己,整個世界都被鮮血染紅。

最后停留在自己眼前的,是一個紅衣翩翩的少年郎,但是夢中永遠被蒙上一層血霧,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面龐。

不知為何,段思婉覺得這夢絕對不是簡簡單單的,她握緊手中玉佩,難道……這一切,都同自己的重生有關?

段若兒本以為,或者期盼著自己睡著后還能繼續那個夢,但拖著不知為何感到疲憊的身子入睡后,卻是出乎意料的——

一夜無夢。

……

“你和段思婉見過?”

冷文庚因年邁而顯沙啞的聲音回蕩在冷夜黎耳邊。偌大的正堂中,只有他們兩個人,左右兩壁上掛著兩排燭火,但也僅僅那兩排光亮在無力的驅散夜間的黑暗。

冷夜黎半跪在地上,頭微微垂著,與白天不同的是,這時他的頭發高高束了起來,沒有一絲能遮擋住他臉上的表情。

只是平靜,平靜的不可思議。

冷文庚一句話淡淡的澆下來后,依然是這么平靜。

“見過?!鄙倌甑穆曇舨淮?,卻在這空曠的房間中一直傳了很遠。

冷文庚冷笑了一聲:“行啊,你長大了,都會引我上套了?”

末尾的幾個字顯得尤其猙獰。

大概從半年前開始,冷夜黎就旁敲側擊的給他提起段家,提起段行長的豐功偉績,提起段思婉的特殊體質。

冷夜黎似有似無的給他營造著對段家的棘手印象,然后,他想到了聯姻這個方法。

而直到今天,他才發覺自己只是冷夜黎眼中那個跳梁小丑。

他怎么敢?!

冷文庚猛的一個回頭,看著冷夜黎,眼神瞬間冰冷入骨,仿佛他看著根本不是自己養育了十八年的親身骨肉。

而在他看不到的角度,冷夜黎的神情同樣冰冷,不過比起他的猙獰,更顯幾分漫不經心。

“這件事我不與你計較,”他拖長了音調說道,剛才的兇狠仿佛只是他與冷夜黎開的一個小玩笑,“不過……”

“陰陽家那個喜歡你的小姑娘,叫源殷妍是吧?”

冷夜黎的身體微微一振,冷文庚笑了一聲,不知道有沒有察覺他這一動作。

“等把段思婉娶過來之后,你收她做妾吧?!?

不是問句,是直接的命令。

冷夜黎幾乎在一瞬間就打消了問他“為什么”的想法。

這個瘋子做事,從來有什么原因。而且為什么……自己也不是全然猜不出來。

不過上一世自己提親失敗后,冷文庚明明沒有逼自己再去別家娶親。

重生的連鎖效應嗎?

但也不重要了……

“那塊玉佩,等你們成親了,便送給段家小姐?!?

冷夜黎心中一緊:重生之后,他便發現自己隨身帶著的玉佩不見了。

如果沒有猜錯,玉佩現在,應該在段思婉手中。

冷文庚轉過來,走到他面前,低頭俯視著他。

冷夜黎只能看到他的腳尖,這人一向喜歡這樣侮辱別人。

分享就赚钱是真的吗 辽宁11选5人工在线计划 网络时时彩赛车开奖 辽宁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北京pk10赛车官网下载 甘肃快3开奖号码是多少 山东十一选五牛走势前三 七星彩千万位专家杀号 25选5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今天第45 福彩排列7开奖号